经营性国企重庆能投要节操,只为不拉兄弟们下水

摘要:经营性国企不是城投,但为不拉兄弟们(当地省份城投)下水,它也要节操。

04.11,“重庆破产法庭”(帐号主体: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案件播报|重庆能源集团等16家企业申请破产重整

据企查查,申请破产重整的这16家公司为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能投”)等及其孙、子公司

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整,政信信托市场热议“重庆政信信托要打破刚兑付吗?”

对此,作者李奎霖在沈公用:你们撸城投,跟我经营性国企有什么关系?文中研究认为:城投和经营性国企都是国有企业,但城投主营公益性,有垄断性的基础设施建设业务,不是市场化业务。城投收入来源于政府,不是市场。

从主流媒体报道,自我定位,第三方评级公司观点各个方面观察重庆城投身份,无疑只是经营性国企,算不上城投。

那么重庆能投就算来发信托,也只能归类为工商企业类信托,再细分可算经营性国企信托,但算不上政信信托,

进而重庆能投就算真破产了,债务真违约了,也跟重庆政信信托安全性没关系呀。

一,重庆能投身份:经营性国企

1,主流媒体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重庆能投是重庆“八大投”之一,即于2002年前后组建的、由市国资委控股的八家市级城投平台之一。但在2007年的整合组建之后,已经从城投平台蜕变为一家经营性国企。

2,自我定位

重庆能投官网也介绍:自己是由原重庆煤炭(集团)有限公司、重庆燃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市建设投资公司于2007年整合而成,注册资本100亿元,是重庆市最大的集投资、开发、建设、运营、服务为一体的国有能源企业

集团现有能源生产(燃气、电力和煤炭保供),能源服务(综合能源服务、工程技术服务、能源金融、商贸物流)、建筑材料(电解铝、民爆)、医康养、资产运营等产业板块。目前燃气供应覆盖全市25个区县,客户总量512万户;全资及控股权益装机容量205万千瓦;年电解铝一期产能34万吨;年水泥产能400万吨、建筑石材300万吨;具有年产73000吨炸药、9340万发工业雷管、2000万米塑料导爆管的生产能力。

3,第三方评级公司观点

中诚信在给重庆能投评级报告里,没有提城投的基建属性,只重点强调了重庆能投的经营性国企身份:

主营业务方面,重庆能投是主做“电力及煤炭,燃气,建村生产,商贸物流和建筑等五大业务板块”

所以,正是因为重庆能投不是城投,那么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整,跟重庆政信信托安全性没关系呀。

二,经营性国企没城投稳定

我在上文沈公用案例研究认为:经营性国企是做市场化业务,收入来源于市场,竞争激烈,没法像城投那样做垄断的zf生意,旱涝保收,不受经济行情波动影响。

事实也如此,重庆能投早已产能过剩,债务缠身

自2016年起,国家持续推进煤炭去产能政策,重庆能投陆续关停下属部分矿井,计提一定的资产减值损失,对利润形成侵蚀。

2021年1月,重庆市zf发文明确,重庆能投旗下14座煤矿在当年6月底前关闭退出,涉及煤炭产能共1150万吨,彼时预计全部关停资产处置净损失及费用金额为177亿元。

2021.04月,财新网曾报道称,重庆能投已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债委会债权主席银行有七家,包括农行、国开行、建行、工行、重庆农商行、兴业银行、重庆银行,是该公司最大的七家债权银行。截至2020年底,重庆能投的有息金融负债合计约500多亿元。

据企业预警通数据,重庆能投负债结构以银行,租赁为主,目前重庆能投无存续债券。信托融资仅百瑞信托一家。

三,经营性国企也要节操

就算重庆能投面临如上产能过剩,债务缠身不利局面,仍然坚持把债券兑付了,

04.12上海证券报提前半年兑付债券避免违约,拟破产重整的重庆能投“打了个样”:就算是倒下,也要先把债券给兑付了!半年前的2021年11月下旬,重庆能投提前向境内外的投资者兑付和回购了本息合计超过36亿元人民币的债券。

为什么重庆能投债务压力这么大,还要保债券兑付?

上海证券报也有报道分析人士观点:城投和弱国企的标债,底层信用即地方政府的信用,一旦某一只出现违约就会导致整个城市甚至整个省份其他债券的二级收益率,进而影响新发债成本甚至再融资进展。

实际上,国企债务违约对当地信用环境的影响,已有前车之鉴。2020年11月,永煤集团债务违约直接导致了一段时间之内河南省国企城投的再融资按下“暂停键”。

所以,为了不影响当地省份其它城投发债成本和再融资,为了不拉兄弟们(重庆城投)下水,重庆能投做为经营性国企,也得要节操呀。

——end——

相关阅读:谁是中国最安全的政信信托产品?

作者:李奎霖   来源公号:觀復固收研究

觀復固收研究,信托研究,8年经验,正直诚信专业186-2112-10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